首页 政经 研报 头条 公告
数据 净值 估值 评级 雷达
选基平台 比较
问诊
代销 视频
集合理财 新基 重仓 策略 视点
路演 基金大学 财经视频
帐户 诊断分析 名家专栏
软件 免费软件 专家版 基金大师
社区 大话基金 套利 京城密语
基金数据查询:
首页 > 基金大学 > 正文

永远在自己选定的战场作战

发表日期:2017-03-11 07:39    来源:中国证券报    关注指数:

□金学伟

除了“格栅化”、“让随机性成为朋友”、“小概率组合打法”、“尽可能占有全部优势”……我还常喜欢用毛泽东的军事战略策略思想来比喻我们的投资策略。

首先是要有正确的战略方向。从秋收起义、上井冈山、开展工农武装割据,到长征途中的通道转兵、黎平会议、“北上抗日”,再到抗战初期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解放战争期间的“向南防御、向北发展”、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挺进大别山。

股票投资也是。“在错误的方向奔跑,速度越快,离成功越远”。

股票投资的战略方向有2个。一是大市走向(宏观的基本面分析已包含在内)——从长周期看,大市的基本走向,既决定我们的仓位管理,也决定我们的选股标准,比如牛市中可宽一些,熊市中须严一些。

二是社会潮流到市场潮流。社会潮流决定股市潮流,也决定我们的选股方向。哪些股票可以大干,哪些股票只能玩玩,哪些是要坚决放弃的。在错误的方向用兵,对投资技巧的要求很高,即使偶有斩获,也无补大局,而一旦失手,便毫无退路。顺大势、顺潮流,对投资技巧的要求不高,虽然也有寂寞、艰难的时刻,但最终,势和潮流会把你送到正确的目的地,就像哥伦布最终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其次是要有正确的策略。敌变我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永远在自己选定的战场里作战,不被敌人“牵着鼻子走”,让敌就我,而不是我去就敌,这是毛泽东军事策略的主导思想之一。

在具体战役选择上则看敌我强弱而定。在中央苏区时,由于总体是敌强我弱,所以每一个战役几乎都是在4项条件全部具备情况下进行的:有一个好的地形,有利我方兵力部署,不利于敌方兵力展开;在总的敌强我弱中创造局部优势,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以打胜后能影响全局、动摇全局为战役选择的重点;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助我,碍敌。

移到股市中即为:有利的持股地位=好的地形;有强劲的价格驱动力=在敌强我弱的总环境下具备了局部优势;有较大的价值提升空间=打胜后能影响全局;有好的题材概念能吸引市场关注=有了好的群众基础。

一个投资人,无论机构抑或是个人,在市场面前都是个弱者,“敌强我弱”是永恒的状态,要以弱胜强,就得在自己选定的战场里作战。

不管主动挑选出来的股票,还是偶尔发现的、听别人说的,都不忘用这4个条件去考量一下:它究竟占据了几项优势?只有1项、2项,就放弃;具备了3项,就得考虑这3项的优势是否足以弥补另1项的缺失。够,就不用求全责备,不够也放弃。

这样做,不能保证我们次次得胜,因为“永远有一种看不见的结构,决定着价格运动的方向”。这样做也常常会让我们错失很多牛股,尤其是一些顶级大牛股,其上涨之初通常会带有很多缺陷。

但投资是永无止境的长跑,它的成败不取决于一时的得失,更不是一时的逞英雄,而是滚雪球,取决于长期稳定的复利增长。就像华尔街的名言:“你不必亲吻每一个女孩子”,选股的最好的境界不是把所有的牛股都选中,而是凡有所选,便有所获。

那么,这4个条件中,哪个条件是最主要的,或者说最不可缺少的?笔者觉得是价格驱动力!

在格雷厄姆时代,1美元的资产在股市中卖0.5美元甚至0.25美元的比比皆是。那时做股票,是不用太多考虑价格驱动力的,因为公司的清算价值已为我们做了背书。但今天的股市,1元的资产卖几元很正常,卖十几元、几十元也不稀奇,公司的价值不足以为你的投资背书。成长、未来等,也是个未知数。投资的风险呈几何级数增长。

虽然也有一些市净率、市盈率很低的股票,但总体的高估值、高风险已彻底改变了市场的价值取向,稳定的、低得可怜的公司价值回报已不再被人青睐,以不确定的收益来对冲可知的高风险,成为普遍的投资取向。

在这样市场里,股票的价值评估已变得十分复杂,也更难把握,投资收益更多地要靠市场“投票”的结果,而价格表现,其实就是市场“系统自组织、自选择”的结果。对偏重于技术面的被动型投资者来说,它可以给我们提供某种暗示、某种信号,使我们去了解它背后的原因。

对偏重于基本面的主动型投资者来说,它可以对我们的分析与评估结果作出最终检验。“会涨的股票才是好股票”,今天的股市,要说有哪句话最正确,笔者以为就是威廉·欧奈尔的这句话了。

谈到价格驱动力,人们总会是把它和具体的上涨联系起来——只有上涨,才能反映它的价格驱动力是否强劲。但这只是后期检验的方法。有没有一种方法,让我们在上涨前,就能预感这个股票的上涨动力是否强劲?

有的。“系统的未来状态取决于它的初始条件”,这是去年讲大盘时,针对大牛市、3600点前无阻挡时,笔者曾经引述过的一句话。当时,笔者的判断是2638点的反弹力度会小于2850点,原因就在于2850点见底第二周,周线的SKDJ就出现了金叉;2638点则迟至第四周才出现金叉。应该说,当时信这观点的很少,嘲笑这理由的很多。但事实却真如此,2850点涨了29%,2638点迄今才涨了25%!

对一样东西的轻易否定是掩盖我们对它无知的最好办法。动量指标所以能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暗示,原因就在“动量”二字。

简单说,假如市场的总能量为1,是守恒的,负能量的绝对值为0.9,那么毫无疑问,就是跌,大跌。如果负能量只剩了0.1了,那么,股价稍稍回升一点,就会出现金叉。如果负能量是0.4,正能量是0.6,那就得花很大力气、很长时间,才会出现金叉,而且上涨之后,正负能量总是拉锯、顶牛。

上升的动力是和下跌的负能量成反比的,这就是在价格尚未上升时,我们可以通过动量指标,对价格驱动力做第一次预判的道理。

您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


太兴奋了

有点意思

没啥感觉

搞笑了点

比较无聊

又伤心了


 本栏目最新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