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研报 头条 公告
数据 净值 估值 评级 雷达
选基平台 比较
问诊
代销 视频
集合理财 新基 重仓 策略 视点
路演 基金大学 财经视频
帐户 诊断分析 名家专栏
软件 免费软件 专家版 基金大师
社区 大话基金 套利 京城密语
基金数据查询:
首页 > 基金视点 > 正文

法兴何昕:银行间接驳国际港

发表日期:2017-06-19 23:10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关注指数:

魏枫凌

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中央政府用行动表明,香港仍是中国不可或缺的对外开放窗口,而这一角色正从商品贸易转向金融市场。

1997年6月30日,东方之珠整夜未眠。而就在这之前一个月,中国债市的元老们亦经历了无数个不眠之夜,直到当年6月16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正式开办国债现券业务。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启幕。

光阴二十载,时过境迁。

尽管这一规模全球第三大的债券市场早已为绝大多数类型的国际投资者架设了直接入市的桥梁,但值此特殊时刻,中国仍调集资源鼎力支持全球投资者借道香港参与在岸人民币债券投资与交易。作为位于亚洲时区的全球金融中心以及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东方之珠和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命运再次相连。

开放七年路,“北向通”倒计时

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有两项工作,一是国际发行人来国内发债融资,尤其是近两年较为活跃的“熊猫债”;另一项是境外投资人来境内投资债券。“债券通”本身也分为境外投资者入境的“北向通”和境内投资者出境投资的“南向通”。

“基于当前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特征,现阶段对外开放工作重点是以‘北向通为代表的‘引进来。”法兴银行董事总经理、中国区金融市场部总监何昕在接受《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采访时称。

根据市场预期,中国可能在7月推动“北向通”落地。6月12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了《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债券通”交易规则(试行)》(公开征求意见稿),对市场基本规则、报价交易流程、市场监测、处置与信息披露等事项进行了说明。

自2010年8月人民银行首次试点境外机构用人民币投资于银行间债券市场,从试点对象看其政策含义就十分明确。允许境外央行投资,缘于在金融危机后人民银行开始与境外央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需要向对方提供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相对应的可投资产;允许港澳地区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境外参加银行投资,则是建立离岸人民币回流机制,提高有关银行开展人民币跨境业务的积极性。差不多也是这时候,人民币升值之路启程。

在此之后,QFII、RQFII、国际金融组织、主权财富基金等各类机构先后获准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

特别是在2013年以后,随着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使用受到青睐,人民币结算境外参加银行持有人民币也随之增长,海外银行人士对本刊记者估计最高一度超过2万亿元。直至2016年2月,各类商业金融机构及其产品以及各类养老金、慈善基金等机构投资者获得入市资格,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投资渠道再度扩大。

但是,此时海内外人民币贬值预期浓厚,香港坐拥大约一半的离岸人民币存款、和内地经济高度相关联的资本市场以及相对更市场化的环境,成为全球投资者交易人民币预期的前线阵地。

人民币的单边贬值预期由离岸市场而起,其修正最终也通过离岸汇率强于在岸汇率为信号而实现。但是,经历了汇率波动,香港市场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大幅收缩,存款减少一半,作为曾经是离岸人民币资产配置重要方式之一的“点心债”存量规模也已下降超过四分之一,2017年以来,新增发行仅录得寥寥数笔。

人民银行已经明确宣称,“债券通”是中央政府支持香港发展、推动内地和香港合作的重要举措,有利于巩固与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此时 “北向通”推出,不仅化解短期内的离岸人民币再投资难题,若能实现外汇流入,在中国2017年继续扩大内需、控制经常项下顺差占GDP比重之际,对于平衡资本项下逆差亦有辅助。

“‘债券通为海外投资者提供便利,降低交易成本,长期而言,有利于稳定人民币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何昕称。

外资入市双轨并行

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有诸多长期形成的本土惯例,且市场尚未完全打消人民币贬值预期,因此,尽管在岸人民币利率水平相对海外成熟市场更高,但是境外机构投资者直接入市规模始终增长缓慢。为境外投资者铺设新的入市轨道,并取消投资额度,料将打破这一格局。

据野村证券统计,截至2017年4月末,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国内债券境外投资者占比一项,中国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中国债券市场境外投资者持有余额占比约为3%,印度占到3.7%,韩国占到6.1%,东南亚国家则普遍更高,其中印度尼西亚高达37.2%。

一个国家外债高低受多方面的原因影響,在发达国家当中,美国和日本的债券市场投资者结构也是经常被引用的两个相反的例子。其他国家的指标未必对中国适用。“当前基于中国经济的变化,中国债券市场已经不能完全当成一个新兴市场来看待。长期看,中国债券市场如果能有接近10%的境外投资者持有余额占比,就是相当可观了。”何昕估计,“而随着直接融资的发展,中国债券市场自身规模也将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何昕表示,在即将启动的“债券通”机制当中,“北向通”在遵守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政策框架的同时,尊重国际惯例,是此次对外开放的一个主要特征。

反观投资者范围,此次“北向通”并没有较目前可直接入市的投资者范围有所变化。“实际上,如果只是看投资资格,从2016年2月人民银行扩容开始,银行间债券市场对与境外机构投资者就已经算是完全开放了。”一位银行间债券市场基础设施机构人士对本刊记者称。“主要是从那以后债券收益率水平在牛市中已经降了不少,而且受限于市场流动性不佳,所以这后来从托管数据上看体现得不明显。”

何昕另外指出,就目前市场格局而言,很多大型机构投资者还是更倾向于直接入市,通过托管代理行做交易。“可能中小型机构会更多利用‘债券通参与银行间市场,毕竟直接入市交易对人力物力储备以及机构前中后台的协调能力要求较高;而借助于多级托管模式和通过境内外电子交易平台发送指令,并由指定做市商提报价,投资者可以获得更多便利。”

您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


太兴奋了

有点意思

没啥感觉

搞笑了点

比较无聊

又伤心了


 本栏目最新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