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研报 头条 公告
数据 净值 估值 评级 雷达
选基平台 比较
问诊
代销 视频
集合理财 新基 重仓 策略 视点
路演 基金大学 财经视频
帐户 诊断分析 名家专栏
软件 免费软件 专家版 基金大师
社区 大话基金 套利 眼界
基金数据查询:
首页 > 理财宝典 > 正文

中源协和净利润下滑近五成 受累“魏泽西”后能否走出阴影?

发表日期:2017-09-13 17:29    来源:投资者报    关注指数:

周月明

中源协和的干细胞和基因检测行业都曾被市场看好,被认为具有良好的行业发展前景。但是手握“好牌”,中源协和却打得不好,不仅业绩大幅下滑,外部并购也不顺利

曾被卷入“魏澤西事件”的上市公司中源协和(600645.SH)近日发布半年报,又现亏损。这家以干细胞为主业的公司曾将千亿市值作为目标,但目前市值只有90多亿元,看起来,离目标还距离甚远。

其实,中源协和也曾经手握好牌。中源协和的干细胞和基因检测行业都曾被市场看好,被认为具有良好的行业发展前景。公司目前市盈率也达到了500多倍。但是手握“好牌”,中源协和却打得不好,不仅业绩出现大幅下滑,这几年的外部并购也多次失败,不到两年,市值就蒸发了160亿。

此外,今年以来,中源协和还出现了高管离职潮,市场怀疑这是影响业绩的因素之一。

那么,造成以上这些现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投资者报》记者近日致函致电公司相关负责人,但公司对外公布的电话无人接听,采访邮件也未回复。

两项费用大增

据中源协和最新财报,2017年上半年,中源协和营收虽增长,但净利润却大幅下滑。营收4.08亿元,同比增长近13%;归母净利润839万元,同比下滑48%。如果扣除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收入,公司的净利润实际出现了亏损,亏了903万元。

那么,中源协和为何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呢?

细看其各项业务,中源协和主要经营细胞制备和存储服务、基因检测、体外诊断试剂的销售和美容抗衰老产品的生产。

但是,这几项业务发展并不均衡。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中源协和的细胞检测制备及存储业务收入同比增加达两成,公司称是受二胎政策、销售模式创新等因素影响。基因检测业务收入也同比增长近45%,公司称是加大了市场投入、开拓了肿瘤线等新领域。

不过,相较这两项主要业务,公司的检测试剂和化妆品生产情况不佳。检测试剂是公司第二大业务,上半年营收1.1亿,同比下降8%,但营业成本是各项业务最高的,达6742万元,同比增3%。这也致使检测试剂毛利率降了6%。更高的成本却换来了更少的收入,公司并未披露更多原因。

化妆品业务情况更不好,收入仅增长约1%,但营业成本增幅却达1.2倍。这也使得该业务毛利率继去年下降至-64%后继续下降至-125%。看似已成为公司累赘。公司在财报中称“这主要是由于销量不好,以及固定支出增多。”

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免疫细胞业务毛利率大增了39%,成本同比减少35%。这其中原因公司称“业务整合加强产品优化,同时加强内部管理,节约成本所致。”但详细做法未更多解释。

整体来看,2017年其营业成本1.29亿,同比增加4%。但导致其净利润大幅下滑的一个更重要原因,是中源协和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大幅增加。

据其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中源协和的销售费用为9877万,同比增长52%,管理费用1.46亿,同比增长近30%。那么这些钱都花到哪儿了?

据公司在财报中称:“除推动主要产品销售外,公司新增肿瘤基因检测业务、旗下公司上海执诚启动医院大打包业务模式也增加了前期市场投入。同时,因加大海外子公司投入以及研发投入等,公司管理费用也居高不下,同比增长近三成。”

这些投入何时能收回成本?未来是否还要继续加大投入导致净利润下滑?中源协和并未做出更多解释。

另一方面,中源协和还出现了高管离职潮。进入下半年,就有三位高管辞职:王辉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副董事长和董事职务,韩月娥辞去财务总监职务,吴明远辞去第八届董事会董事及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今年上半年,刘拥军于6月初辞去技术研发总监职务,何伟、夏亮均于3月去职,前者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后者辞去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职务。这也引发市场诸多猜测,高管离职是否也是导致公司管理成本大幅增加的原因之一?是否也是影响上半年业绩的一个很大因素?目前无法获得公司回应。

今年7月底中源协和已选举了新一届高管,新的管理层是否能带领中源协和脱离困境仍未可知。

两次收购失败

中源协和的董事长李德福擅长资本运作。近几年中源协和不止满足于专心做业务,还欲多次进行收购来达到外延式增长。不过,这两年,它的收购大多以失败告终。

首先终止收购的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因为该公司“踩雷”魏泽西事件。而后来收购傲锐东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不成,则是因为交易对方合伙人之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不愿意将标的卖给中源协和,原因是交易对手的部分合伙人认为交易对价太低,没有达到预期。

中源协和这两次收购案主要是中源协和或实控人李德福先参设并购基金,然后由并购基金收购标的资产,最后再谋求注入上市公司。

目前资本市场往往流行先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再通过上市公司或实控人加杠杆收购标的资产,而中源协和的方式恰恰相反。

这样做的最大好处是,上市公司或关联方可以先行以少量资金介入标的资产,从而在之后的并购交易中获得较大话语权。但令人尴尬的是,中源协和通过并购基金分别完成了对标的的收购,却无法与中源协和达成最终交易,最初设计的美好愿景无法实现。这也令中源协和后期脱身变得十分困难。

截至9月8日,中源协和股价为24.1元,市盈率达556倍,之前在2016年9月1日,股价在35元左右,一年下来下跌10元左右。中源协和未来股价能否匹配这么高的市盈率,还存在很大未知数。

您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


太兴奋了

有点意思

没啥感觉

搞笑了点

比较无聊

又伤心了


 本栏目最新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