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研报 头条 公告
数据 净值 估值 评级 雷达
选基平台 比较
问诊
代销 视频
集合理财 新基 重仓 策略 视点
路演 基金大学 财经视频
帐户 诊断分析 名家专栏
软件 免费软件 专家版 基金大师
社区 大话基金 套利 眼界
基金数据查询:
首页 > 理财宝典 > 正文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发表日期:2018-04-27 04:41    来源:投资者报    关注指数:

刘露扬

4月25日,投资者将看到中弘股份(股票代码:000979,以下简称:“中弘股份”)发给深交所的一个回复。这是一个迟到的回复。

4月1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发出《关于对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要求公司就银行账户冻结情况、资产受限情况、是否存在未披露的诉讼(仲裁)事项、费用资本化相关事项、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的风险事项等进行说明,并要求年审会计师对相关事项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要求中弘股份于“2018年4月18日前将相关说明材料报送我部”。然而到18日,公司却向深交所申请“延期至最晚于2018年4月25日提交对关注函的回复”。

中弘股份引起深交所关注,源于公司对业绩预告做了大幅修正。

2018年1月31日,中弘股份披露了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约1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约736.75%,基本每股收益亏损约0.12元。然而还不到3个月,4月14日,中弘股份发布业绩修改公告,将公司2017年预计亏损额由10亿元大幅调整为24.8亿元。

根据中弘股份在公告中的解释,短时间内导致亏损增减14.8亿元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原本公司判断为可以资本化的新增有息负债被审计师判定为不符合资本化条件,导致财务费用增加13亿元;二是公司的御马坊项目在2018年一季度发生退房导致收入减少 1.8 亿元,共计减少利润约 1 亿元。

这个解释仍未解除监管部门的担忧,于是就有了“关注函”的故事。

一次业绩修改为何会引起监管机构的如此注意?中弘股份面临的真正压力又是什么?未来的中弘股份将何去何从?带着这些问题,《投资者报》记者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并设法联系到了中弘股份,但对方多次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记者辗转找到一位公司内部人士,对方称,企业的确存在问题,比较敏感,不便发声。

连环债务

其实,有监管部门被“忽悠”在先,记者对公司拒绝接受采访也有些心理准备,至于那份迟到的回复,投资者也大可不必对翘首以盼。因为,公司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怎么编故事、编借口,也瞒不过去了。

2017年底,公司旗下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债务利息违约的消息就被曝光。当时,公司还能做出迅速反应,在数日之内就发布公告称,浙江新奇通过积极筹措,截至本公告日,已经全额支付了相关利息。

不过,对于违约原因,中弘股份给出的理由稍显牵强:“因浙江新奇世界资金安排不合理,未能如期支付利息”。

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远走香港、浙江安吉总投资170亿元的项目延期、拖欠包括大型央企在内的施工方资金导致部分项目停工等一系列负面消息被密集曝出。

2018年1月2日,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原因系其对外提供20000万元的债务本金及利息1350万元担保逾期所致。

1月3日,中弘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大公国际将中弘股份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但通过《投资者报》对该评级报告的查阅显示,大公国际下调中弘股份评级文件落款显示为2017年12月29日,而1月3日中弘股份方才予以公告。

面对评级机构的质疑,1月5日,中弘股份宣布“14中弘债”本息兑付资金足额到账,“14中弘债”将如期兑付本息。1月6日,大公国际再次宣布,将中弘股份主体信用等级调整為BBB-,评级展望维持为负面。

大公国际表示,其在与主承销商广州证券沟通时发现,公司向大公国际和广州证券分别提供的银行账户余额信息存在较大差异,而中弘股份未接受大公国际核实其银行余额真实性的要求,“中弘股份提供的偿债资金存疑”。

对此,中弘股份当天迅速回应,“主要原因是,公司财务部基层财务人员与融资部业务经办人员工作疏忽,导致对外提供的部分银行账户信息有误。”

1月31日,中弘股份披露了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约1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约736.75%。

2月14日和2月28日,中弘股份两次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

3月16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为11.56亿元。巨额违约给中弘股份带来一系列诉讼。截至3月16日,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的诉讼合计涉案金额22.69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合同纠纷。

4月14日中弘股份发布业绩修改公告,将公司2017年预计亏损额由10亿元大幅调整为24.8亿元。

至此,中弘股份的资金链危机彻底浮出水面。

绝处逢生?

中弘股份及其实际控制人王永红曾经以稳准狠闻名于地产界。如今落到这步田地,确实令人惋惜。

公司倚重的北京御马坊项目一度是公司业绩主力,但政策变天让该项目进入冰冻期,一些前期买家甚至提出退房。

这导致公司不但收入大减,还多了一桩债务违约官司:因债务违约,法院裁定于4月对中弘股份部分资产进行冻结和划拨。这笔债务,就是子公司御马坊置业在2016年7月从中山证券获得的一笔11.99亿元的贷款。

此前不久,公司在海南的如意岛项目则因环保原因被暂停施工。据悉,该项目截至2017年年底实际已投资金额44.9亿元。

根据大公国际对中弘股份2017年评级报告显示,公司在建和未来规划共19个项目,到2019年年末预计总投资425.28亿元。截至2017年3月末已投资196.92亿元,未来仍需投资228.37亿元,未来资金投入较大。

不过,3月21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中弘集团、王永红与港桥投资签署协议,拟以成立重组基金形式对中弘集团全部资产进行重组,该基金拟定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截至协议签署之日,重组基金境外投资者已确认认购2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港桥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事是否和中弘有关?中弘能否绝处逢生?《投资者报》将继续关注。

您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


太兴奋了

有点意思

没啥感觉

搞笑了点

比较无聊

又伤心了


 本栏目最新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