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研报 头条 公告
数据 净值 估值 评级 雷达
选基平台 比较
问诊
代销 视频
集合理财 新基 重仓 策略 视点
路演 基金大学 财经视频
帐户 诊断分析 名家专栏
软件 免费软件 专家版 基金大师
社区 大话基金 套利 眼界
基金数据查询:
首页 > 基金视点 > 正文

深圳鑫腾华被指10个月未付齐转让款 中超控股大股东资金实力受质疑

发表日期:2018-10-19 07:4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关注指数:

每经记者 查道坤 每经实习记者 黄鑫磊 每经编辑 文多

中超控股(002471,SZ)成为资本市场近日关注的焦点。2017年10月10日晚,中超控股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超集团将公司3.68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9%)转让给了深圳市鑫腾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鑫腾华),转让价款合计约19.08亿元。交易完成后,中超集团及其实控人杨飞应合计持股8.76%,深圳鑫腾华的黄锦光成为新任实际控制人。

2017年12月,在顺利交割获得了第一笔20%的股份后,深圳鑫腾华很快就把这些股份进行了质押,质押开始日期为2017年12月12日。而截至今年8月9日,双方矛盾公开,中超集团方面称,深圳鑫腾华仍有一笔5亿元股权转让尾款尚未支付,到目前已有10个月时间。这种种行为,在业内人士看来,显示出了深圳鑫腾华自身的资金实力不足。

●中超集团转让股权背后

2017年,中超控股原实控人杨飞曾表示,电缆行业竞争激烈,同质化严重、行业毛利都不高,现在继续做这一块业绩难有大的提升。

2015年,在耗资1.04亿元收购了28把顾景舟紫砂壶后。杨飞表示,公司将进行战略调整,拟投资不多于50亿元打造紫砂文化产业链,未来将形成高端装备制造+新文化双主业驱动的多元化战略。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中超控股的紫砂壶业务营收连年下滑,占上市公司营收比重不足1%。2015年,中超控股紫砂壶业务营收为4210.91万元,占上市公司营收比重0.82%,2016比重下降到0.58%,2017年的比重下降到0.5%。随后,中超控股将被投资者批评为“不务正业”的紫砂壶资产置出。

转型紫砂壶不顺,中超控股的大股东中超集团开始向外转让资产,出售控制权。2017年10月10日,中超控股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超集团拟将所持中超控股29%股权转让给深圳鑫腾华。

双方约定,中超集团将标的股份分两次交割给深圳鑫腾华,第一次交割的股份在上市公司总股本中占比20%,第二次交割的股份占比9%。

此外,转让协议中还包含了一份特别的“对赌协议”。中超集团承诺,上市公司2018年至2022年度连续5年的净利润增长率均超过7.5%,如任一年度未达标,中超集团应向上市公司补足差额;如超过当期承诺净利润数,则超额部分的50%奖励给中超集团。

但中超集团称,因深圳鑫腾华迟迟未能支付股权转让金尾款,双方协议最终破裂。据《中国证券报》的报道,在2017年9月22日至2017年12月21日,深圳鑫腾华共向中超集团先后支付15笔共计13亿元的转让款,而杨飞却表示只收到8亿元。

对此,杨飞称,深圳鑫腾华在2017年11月14日向中超集团支付5笔共计5亿元的款项,但转账当天,中超集团又向深圳鑫腾华支付5笔共计5亿元的款项。

●新大股东资金实力受质疑

为了能够“借壳”中超控股,深圳鑫腾华可以说“耗尽家财”。在中超控股回应深交所问询函时曾披露,当时深圳鑫腾华的19.08亿元股权收购款中,有5.5亿元计划来源于深圳鑫腾华自有资金,另外5.5亿元来源于广东鹏锦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鹏锦)的往来借款,剩下7亿多元款项拟通过将所持有的中超控股29%股权质押融资来支付。

而深圳鑫腾华因被指未能支付股权转让款尾款,资金实力因此遭到市场质疑。

作为一家生产洗衣液、洗衣粉等起家的日化用品企业,深圳鑫腾华的资金实力一直成谜。截至去年10月公告发布,深圳鑫腾华实控人黄锦光、黄彬父子控制的核心企业有14家,另有关联企业2家,合计注册资本达到21亿元。

黄锦光对旗下公司上市的“期望”,在此前的报道中可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广东揭阳市政府早年间曾提出,要重点推进30家拟上市公司的改制步伐,力争到2015年全市上市公司达到30家,而广东鹏锦便在这30家公司之列。

不过,随着深圳鑫腾华被指迟迟未付第一次交割标的股份转让款尾款,在今年9月25日,广东鹏锦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两次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2017年12月11日,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完成20%公司股份的过户登记手续后,次日,深圳鑫腾华就将其持有的20%中超控股股权全部质押,融资用途为支付股价转让款。由此也可以看出深圳鑫腾华自身一些资金的情况。

据媒体报道,杨飞对此回应称,在股权转让之前,对于黄锦光的资金实力并不知情,股权转让之后,黄锦光不能及时支付转让款,才暴露出深圳鑫腾华的资金实力有问题。此前的自有资金来自借款,且深圳鑫腾华曾试图筹措资金支付股权转让款,而由于股价下跌,筹措资金并不容易。

在华泰证券分析师吴烁看来,其实收购之初,深圳鑫腾华资金问题就已经暴露。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股权刚转完,就立即拿股权质押去融资,迫不及待地利用股权质押获取资金,背后其实暴露出了深圳鑫腾华资金实力不足,依靠自身根本没有能力吃下中超集团持有的股权,所以才导致后续的一系列问题出现。”

对于市场的质疑,以及与中超集团之间的股权纠纷,记者曾致电深圳鑫腾华,对方则以不方便为由挂断电话。

您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


太兴奋了

有点意思

没啥感觉

搞笑了点

比较无聊

又伤心了


 本栏目最新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