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研报 头条 公告
数据 净值 估值 评级 雷达
选基平台 比较
问诊
代销 视频
集合理财 新基 重仓 策略 视点
路演 基金大学 财经视频
帐户 诊断分析 名家专栏
软件 免费软件 专家版 基金大师
社区 大话基金 套利 眼界
基金数据查询:
首页 > 理财宝典 > 正文

这就是汉服

发表日期:2018-12-11 16:29    来源:投资与理财    关注指数:

夏丹

初冬的北京,寒意爬上了树梢,在西风里吹着的是对暖的怀念,冬日何想求,棉袄与热粥。热粥易得,而记忆里手工缝制的棉袄早已不复得了。

不久前的北京,在一个胡同的四合院私宅内,有一个小小的汉服展览,展示的既有老衣,也有时下设计师设计的汉服改良新衣。一件件衣服看过去,有靛蓝的、花青的、湖蓝的底子上,精心绣着小小的花纹,滚着大朵的牡丹、芍药,却是一点也不嫌热闹,反而很沉静地在尘埃里发散着岁月的光芒。

一件靛蓝色的丝绸短袄,很像小时候奶奶给我做的花棉袄,小立领、对襟、盘扣。只是袖子没有这么宽,左右也没开裾。这件短袄是过去有钱人家的短褂,上面绣有水波纹,滚着一朵朵新绽的牡丹,想是这眼下十一月的季节里正好要穿的。

这件衣服手工精湛,色彩如新,今天也是可以一穿的,再配上一条平呢短裙,应该是很现代呢!

垂衣裳而治自己

易经里说,垂衣裳而天下治。说的是一国之君要穿好衣裳、仪态端庄治理国家,比喻要注重君臣之道,也要注重礼节仪态。

国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治理的。不过就一己而言,衣服穿端庄一点,日子好过,优雅一点,还是可以做到的。

古时穿衣上升到礼仪,如今穿衣不分中西,而我们至少要顾及一下仪式。汉服就是一件仪式感很强的服饰,因为它是民族传统服饰,代表的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几千年以来的文明成长史。说大了是家国之风,说小了也是一个人的精神、格局与气度。

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住在她的衣服里吗?而每个人都配穿好的衣服。

说回开篇提到的那个展览,那几十件珍贵的汉服,其实是一个台湾收藏家的私人收藏,历经十几年心血,从海外收集来的。

而这么好看的老衣服,在中国大陆是不多见的。新中国成立之前,各种运动频发,老衣在大陆不多了,即是留下来的也是朽了的,没有人好好爱护,反而是日本的、台湾的一些有心人在做着老衣服的收藏。新的时装发布会很多,而老衣裳的收藏展览乏善可陈。在一些大型的拍卖会上,比如保利、嘉德每年会都会有固定一个板块拍卖老衣;一些相关服饰的博物馆里有时也有一些陈列展;再就是坊间个人的一些私藏小展。也就是说,我们看到老衣裳的机会不多,影视剧里那些戏装,也根本不是彼时人的日常穿着。

或许,一些研究中国传统服饰的书袋子还藏着汉服的本来样子。

除此,就是民间手做的衣裳,比如我们小时候穿的小褂子、棉袄,有一些元素还是隐隐留下来的。

最常见的就是我们小时候常穿的短棉袄。在我奶奶那一辈的地主家穿着还是十分讲究的,要穿丝绸与锦缎的,上面隐隐绣着低调的花纹,为着不透寒风,上身是紧实的,为着好穿,下摆又是宽松开裾的。到了贫民阶层,就把绸缎换成棉布了,绣花省去了,但一样的技艺精湛、针脚细密,穿在身上熨熨贴贴。

汉服的最大特点就是亲肤,穿着舒服、随身。它是汉民族的传统服装,也是东亚地区服饰文化的主要蓝本。要知道,日本的和服、韩鲜的韩服都是受汉服影响而本土化的服饰。

奇怪的是,今天的人穿和服人人都觉得美,而穿汉服人人都觉得不伦不类。

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我们丢失汉服太久了,以至于我们都忘了自己穿汉服的样子;再有就是我们可能穿的不是汉服,一件合乎礼仪的衣裳不会让人穿上去难看的,即使不是顺应今时,至少是合乎我们的身体和气质的。

要知道,汉服不是汉朝人的衣裳,而是汉民族的地域上甚至包括了东亚地区的衣裳。这里说的民族和地域,而不是朝代,今天穿汉服并非不适时。

当然,这种说法也并未是所有人的共识。汉服制作工作室“明华堂”的创始人钟毅认为,汉服以明代服饰为主。即使在推崇汉服的群体中,“汉服”的定义并未达成共识。

今天,不管是朝鲜服装还是和服,都被本民族人很好地沿袭下来,这样一比,汉服的传承则有点羞愧。好在近几年汉文化大热,汉语、古琴、汉服这些又被年轻人作为时尚,重新武装在自己身上。

现今校园内时常能看见穿着汉服的学生。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学生严亦平,是学校服饰文化交流协会的团支书。她10岁学习古琴,学琴时被要求“着汉服弹古琴”,从此开始接触汉服。严亦平通过社团活动,认识了不少汉服爱好者,她认为汉族更难以接受汉服的原因有:每学期都会有一百多人加入社团,其中也有许多留学生。在汉服推广的过程中,外国人和少数民族相较于汉族人更容易接纳汉服。这一方面因为外国人没有对汉服的偏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服饰,他们认为汉族穿汉服并不奇怪。

汉人不识汉服已久,并不是我们今天才这么陌生。清人入关以后颁布《严行薙发谕》:“官民俱依满洲服饰,不许用汉制衣冠。”时光岁月的疏离,带来难以消除的偏见。

如今的汉服复兴并不容易,相当于要隔着一个大清,先向明朝望去,这个中间隔了几个世纪的疏离。

严亦平介绍说,目前社团的宣传科普方式包括宣讲会、结合传统节日开展活动,每逢花朝节、下元节、端午、重阳等传统节日,她会和其他社員一起,穿着各种不同朝代的汉服举行聚会。但是汉服知识繁多且缺少正规的参考,宣传推广时也很难获得大众的关注,无法摆脱圈地自萌的尴尬。

汉服小史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这是华夏一词的由来。华夏,炎黄子孙,也就是指的汉民族。

“汉服”一词的记载最早见于《汉书》:“后数来朝贺,乐汉衣服制度”,直接与汉朝重建的周礼服制体系有关。正如胡人传统服饰被叫做“胡服”,中国传统服饰被称之为“汉服”。

在漫长的历史中,“汉服”逐渐成为汉人自我认同的文化象征。从三皇五帝到明代这一段历史时期,汉服文化通过连绵不断的继承完善着自己,汉服文化是一个非常成熟并自成体系的千年文化。

上古时代,华夏族的服装以“上衣下裳,束发右衽”为特点。到了春秋战国,服装方面最重要的变化是深衣的出现。深衣将过去上下不相连接的衣和裳连在一起,“被体深邃”,故名深衣。它的下摆不开衩口,而是将衣襟接长,向后拥掩,即所谓“曲裾”。南北朝是我国服装史上的大变革时期,服装的更新和民族的融合在同步进行。南下的鲜卑族的鲜卑服装,其男装包括圆领或交领的褊衣、长袴、长靴及施带扣的革带,头戴后垂披幅的鲜卑帽在华北流行开来,汉族劳动人民也有人穿。

到了唐朝,在这一基础上形成的唐代服装,遂出现了“法服”与“常服”并行的双轨制。作为正式礼服的法服仍是汉代传统的冠、冕、衣、裳,常服虽是在鲜卑服装的基础上改进而成,但有所创新。

唐代女装主要由裙、衫、帔组成,这时常常将衫的下襟掩在裙内,所以显得裙子很长;同时裙子渐趋肥大,通常用六幅布帛制成,即所谓“裙拖六幅潇湘水”。

宋代服装大体沿袭唐制。宋代妇女也穿裙和衫,但已不施帔子。与唐代不同的是,这时的衫多为对襟,覆盖在裙外。宋代的裙较唐代窄,有的有细褶,“多如眉皱”。特别是由于宋代出现了缠足的陋习,更使她们显得纤弱。

元代的统治者是蒙古贵族。元初曾要求在京士庶均开剃为蒙古装束,但是也有部分居住在江南的汉族其服饰与宋代基本相同。

明朝建国后,下令禁穿胡服,要求衣冠悉如唐制。所以,唐代之法服与常服并行的现象又得到恢复。

清朝以后,汉服断代。

明朝的小哥哥小姐姐都穿啥?

1368年正月初四,朱元璋以应天府为京师,国号大明,年号洪武,朱元璋称帝。明朝的建立,结束了蒙古在中原的统治,中国再次回归到由汉族建立的王朝统治之下。在长达二百七十六年的统治之下,历经了洪武之治、永乐盛世、仁宣之治等治世。

明朝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存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无论是在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都是非常值得后人细细考究的。作为由汉人统治的最后一个王朝,明朝本身是非常有特点的,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明朝那些衣服”。

提到明代的官服,很多人会想到的“衣冠禽兽”这一词。事实上,明代的文官和武官在服饰上绣的确实是“禽兽”。“文官绣禽”、“武官绣兽”,在明代的初期,“衣冠禽兽”是人们对当官的人一种说法,有人说这其中包含有羡慕的意味,但是相信应该没有多少人愿意被人称之为“禽兽”吧。到了明朝后期,朝廷腐败,官员不作为,“衣冠禽兽”又成了人们对官员的一种讽刺。

明代文武官员一律穿盘领右衽、袖宽三尺的袍衫,在重要礼仪场合,不论职位高低,都戴梁冠,穿赤罗衣裳,以冠上梁数及所佩绶带分别等差。在日常服装中,都带乌纱帽或幞头,并在前胸和后背缀以一方补子,文官用禽、武官用兽作装饰。官服的颜色、质地、式样、花纹图案以及尺寸因级别而异,都有明确的规定。

男子服饰

明朝在结束了元代蒙古人统治之后,重新恢复了汉人的传统。明代在服饰上既有继承,也有发展。

1.网巾

网巾寓意“万发(法)俱齐”“天下一统”

2.四方平定巾

它是官员、儒士所戴的便帽,以黑色纱罗制成,可以折叠,呈倒梯形造型,展开时四角皆方,象征国家太平。

3.六合一统帽

俗称“挂皮帽”,译称“小帽”、“圆帽”,或称“瓜拉冠”,寓意为天下归一。

4.直裰

直裰是明代汉族男性最常穿着的日常服饰之一。直裰虽与道袍同为交领右襟袍服,但在功能与结构上都与道袍有着本质的区别

女子服饰

1.背子

明代中叶,为年轻妇女所穿着,蔚然成风。

2.马甲

又称"比甲",是宫廷中皇后的专用服式。后来逐渐传入民间,扩大了服用范围。比甲盛行于明代中期,主要受青年妇女的偏爱。

3.披风

披风的形制为对襟、直领,领的长度约一尺左右,大袖敞口,衣身两侧开衩,前后分开,不相连属。衣襟缀有系带一对,用以系结固定,也有使用花形玉纽扣进行扣系的。

明朝的服饰按照功能与使用场合,可以分为朝服、公服、常服、吉服、便服、丧服等几个大类。

明朝的建立,使得汉人重新掌握了政权,为了稳定社会,巩固汉人统治,当权者采取了“上承周汉,下取唐宋”的治国方针,对整顿和恢复礼仪很重视,并根据汉族传统,重新规定了服饰制度。因此在服饰上,明代是既有继承,同时也形成了自己的时代特点。

较之前代,明朝的服装制度是很严格的,什么阶层穿什么款式、服色都是規定好了的,不能僭越,这是一个突出特点。尽管制度谨严,由于上承宋代服饰以及外来蒙元服饰的影响,明朝人的服装款式还是比较丰富的。

汉服PK旗袍、和服、朝鲜服谁是东方最好看的衣裳

不得不痛心的说一句,汉族是世界上惟一一个失去了本民族服装的民族,这一点要怪大清,不但搞文字狱,还把我们绵延几千年的汉服传统给阉割了。

韩国人、日本人在节日庆典的时候,都会身穿本民族传统的服装,中国的少数民族在重大节日也会身穿本民族的服装,而中国的汉族则是一个失去了本民族服装的民族。

有一位皇帝曾想恢复汉服,他不但爱慕汉文化,还热衷设计汉民族的衣服。他就是乾隆皇帝。乾隆非常喜欢汉服,经常身穿汉服,有一次竟然想恢复汉服,不过被一位大臣及时制止了。《清稗类钞》记载,高宗在宫,尝屡衣汉服,欲竟易之。一日,冕旒袍服,召所亲近曰:‘朕似汉人否?一老臣独对曰:‘皇上于汉诚似矣,而于满则非也。乃止。”

乾隆是否真的想恢复汉服,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乾隆真的很喜欢汉服,不得不说汉服的魅力还是很大的。

大清的皇帝都爱汉服,不爱族装爱汉装,在此汉服胜出一筹。

有的学者认为,汉服是一个虚无的概念,因为从汉唐至明清,汉族人的服装总是在不断地发展。

中国历史悠久,朝代众多,但是汉服绝对不是一个虚无的概念,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词汇。汉服就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汉服应该以明朝的汉服为标准样式。为什么我们要选择明朝的服饰为汉服的标准样式呢?因为明朝是汉族最后建立的一个朝代,恢复汉服当然是恢复明式汉服。这个我们可以与日本和韩国作一个对比,韩国历史上有新罗时代、高丽王朝时代、朝鲜王朝时代,韩国的韩服当然是朝鲜王朝时期的韩服。没听说有人身穿新罗时代和高丽时代的韩服。日本历史上有飞鸟时代、奈良时代、平安時代、室町幕府时期、江户幕府时期,日本现在的和服当然是以江户幕府时期的和服为标准样式。

汉服不仅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日本的和服、朝鲜半岛的韩服、越南的越服、琉球的琉装都借鉴了汉服的样式。可以说,汉服是东亚服装之母,没有汉服,就没有日本的和服、朝鲜半岛的汉服、越南的越服和琉球的琉装。

比如,女装韩服赤古里群,就是源于明代的袄裙,只不过韩国人将其进行了改进,裙摆做得更大,腰围也往上提了很多。

汉服饰发展到明朝,已具极大丰富性,这是历朝历代所不能比拟的。女袍有四种形式,一般是交领(斜领)、直领(对襟),盘领(圆领),合领(高领),这种高领就是许多人所谓的立领了。这种高领实际上只是对襟领的变种之一罢了。它流行於明清之际,特别为南方一般中层女子的家常装饰,其特征是:领子高约一寸许,有一二个领扣。

那么明清时期汉人女子的高领是不是即是旗袍的立领呢?只能说,高领与立领之间很像,但仔细观察,他们之间有很大区别。首先,形式不同。明朝汉族女子的高领,领子通常没有镶边,不做过多装饰,边角逞直线型,自然流畅。但再看满族的立领,一般都有镶边,这种风气后来愈演愈烈。另外,它逞元宝型,有一定的弧度,这在同时期的康涛所绘的三娘子中对比即可分晓。其次,开边方式不同。汉族女子的高领,一般是直线对襟开边,而满族女子的立领则是弧线绕襟开边。第三,表现形态不同。汉族的高领具有更强的修饰性,而且往往有内衫和外衫两种形式。内衫之外还会套上对襟或是圆领等等款式,体现了明朝服饰已具有时装的混搭性和层次性。而满族的服饰作为系扣的,实用则大过装饰,而且一般只是以单一的外衫形式存在。

另外,立领这个概念实际上即便笼统称呼清代的元宝领,也是不太正确的。立领是特指在民国二三十年代后,那种领子经过上浆处理,显得硬挺的旗袍领。而这也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汉服和旗袍的区别,不在高领或立领,旗袍的标志是它的布艺盘扣和斜腋线开边,而汉服相对的则是系带和斜腰线开边。

汉民族服饰中的立领即明竖领,其特点是方角,瘦高,领上通常装饰有两颗金属扣,因此此类衣服也被称为“扣身袄儿”,最早出现于明朝中期,至明后期在女性服饰中已广泛流行。历史观点认为,竖领的产生与当时“小冰河”特殊气候变冷有关,而从当时立领的形成结构来看,它更像是宽交领的一种变异形式。由于明末清初满洲八旗强迫汉人“剃发易服”制度,所谓的“男从女不从”,明竖领与其它女装在一段时间内得以短暂保持。明竖领的款式主要有二种:一种是大襟袄儿(即斜襟,它与旗人的厂字襟不同,是直线斜襟至腋下系带);另一种是对襟袄儿。至清代中期,即乾隆中后期,随着整个社会的变化,女性的竖领也开始发生许多变化。首先是高度变低,通常镶有深色缘边,这种领子在清末被新兴的弧形高领代替,这种弧形领子即后世俗称的旗袍领的鼻祖。其实旗人的长袍原先是无领式的,所谓的旗袍领不过是旗人借鉴了汉人女性服饰,在袍子上装领子后才有的产物。

说了半天,汉服才是东方民族的万服之母。汉服与诸服的关系,犹如汉文化与东亚文化的关系,不是孰是孰不是,而是一衣带水,彼此影响的关系。在这些关系之上,汉族服饰应是更加源头的母本。

作为一个汉人,我自然认为汉服才是古东方最好看的衣裳。

一件小小的衣裳,给我们以温暖,也给我们以文明,如今这暖意仍在我们的血液里流动着。

穿汉服不是简单的复古,而是文化的复兴。复古,认为先人的文明不可超越,也无需超越。复兴,认为先人伟大的文明必须超越,苟日新,日日新。

汉服如同冰山一角,它引导我们逐渐发现了连缀在服饰之后的更博大精深的汉文化体系。我们也明白,我们失去的不只是一件衣服,失去的是礼仪、风俗、思想、生命的思考、生存的哲学,我们失去的是民族的品格与风骨、气质与精神,我们失去的是整个华夏文化的根基与精神家园。

汉服只是载体,重拾对传统的尊重,才是真正的目的。

您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


太兴奋了

有点意思

没啥感觉

搞笑了点

比较无聊

又伤心了


 本栏目最新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