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研报 头条 公告
数据 净值 估值 评级 雷达
选基平台 比较
问诊
代销 视频
集合理财 新基 重仓 策略 视点
路演 基金大学 财经视频
帐户 诊断分析 名家专栏
软件 免费软件 专家版 基金大师
社区 大话基金 套利 眼界
基金数据查询:
首页 > 基金视点 > 正文

循环融资难以为继 东方金钰近百亿存货闹心

发表日期:2019-05-06 07:24    来源:证券时报网    关注指数:

证券时报记者 池北源

截至4月18日,东方金钰与其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有40.6亿元逾期债务未能偿还。截至去年三季度,东方金钰存货达到96亿元,其中翡翠就有近88.4亿元,很多投资者质疑东方金钰遭银行逼债时,为何迟迟不处理存货还债。

东方金钰在公告里已多次表明要处理存货,但迟迟没有动静。和东方金钰打过交道的商户曾善意地揣测:这个行业是墙倒众人推,因为东方金钰遇到困难,必然会遭遇杀价,难以卖得理想价位。

实际上,进入库房里的翡翠,多数都是东方金钰向关联方收购的,收购价格自己说了算,即使按入库价出售给同行也并不容易。

最新年报显示,东方金钰2018年底存货略有下降,至88.1亿元,主要系为维持公司运营,降价销售部分翡翠成品。

评估

根据东方金钰公告,截至去年9月末东方金钰有88.4亿元翡翠存货,其中原石为43.84亿元。这些原石就在东方金钰位于深圳盐田区黄金珠宝大厦8楼D的仓库里,目前被不同法院贴上了封条。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看到,该楼门口已长久没人打扫,外人只能从外面看到大厅,大厅是展示区,里面已空无一物,除了法院的查封通知,还贴着物业管理处催租通知,据说这里曾有过60人的队伍,后来都解散了。保安工资有8个月没有发放。

此处物业总面积1600平米,库房有两个,其中大库房占150平米,小库房相当于大库房的一半。大库房是东方金钰的,小库房隶属深圳中缅。

也就是说,这150平米的地方,装着东方金钰近百亿存货。

为东方金钰评估的是云南省珠宝行业协会的专家委员会,由专家委员会主任肖永福等4人评估,每次评估两天时间,据说有100万元的评估费。“就是核对一下账册和石头是否相符,”目睹者称,来了没多久很快就离开了。东方金钰曾用过北京方面的行业协会评估,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对方嫌风险太大而放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访云南省珠宝行业协会,行业协会人士称,评估是根据产品的外在表现进行,蒙头料很难进行评估,个人看法差异很大,片料相对评估起来容易一些。行业将完全没有切开或切开一小部分窗口的翡翠原石称为蒙头料,也叫暗料,将切开的原石称为明料,或者片料。蒙头料赌性很强,赌石就是开蒙头料,一块石头之所以会被赌,就是因为买卖双方看法差异太大。

东方金钰买的翡翠原料多是蒙头料。证券时报记者未能联系上肖永福对此置评。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采访中得知,行业协会的评估并没有法律效力,只供参考。

品质

一位目睹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截至去年三季度东方金钰黄金类存货7.92亿元,按重量要3吨重,库房里面也远远没有这样的存货量。有人要求看黄金,赵兴龙就领着到其他公司,指着黄金说,这就是他们的黄金。

东方金钰的交易也比较复杂,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访的客户称,赵兴龙买了原石之后,会放一段时间再付款。最近就有一个公司卖给赵兴龙4亿元的原石,因为一直不支付资金,又拉了回去。

赵兴龙旗下公司众多,外人很难弄清楚赵兴龙买了多少原石,又有哪些流进了东方金钰。知情人士称,东方金钰和深圳中缅库房里很少有好石头,存货被大规模高估。

赵兴龙在经营东方金钰期间,不仅有体外循环的深圳中缅,还亲自持有翡翠资产。由于掌控一系列关联交易,他很容易决定哪些石头放进东方金钰,哪些石头体外循环,哪些石头又放在自己手上。

2018年5月,深圳中缅从华融天泽投资有限公司借得2亿元,借款两年年利息14%,抵押物为苏州市美术地毯厂有限公司的1.66万平米房产;质押物为评估值4亿元的7块原石,质押物在北京市东城区中信银行京城大厦支行,保证人为东方金钰、云南兴龙实业和赵宁。5个月后,华融天泽申请财产保全并在今年1月份进行债权推介。资深翡翠从业者看了这些翡翠原石表示,可能有三十倍的高估。东方金钰2018年年报并未显示这宗担保。

深圳中缅从事翡翠原石的购销业务以及玉石摆件、挂件的加工销售业务,和东方金钰业务相同。东方金钰做的生意,深圳中缅和海龙达都可以做,这其实是同业竞争。“东方金钰买的多一点,深圳中缅买的少一点。”云南盈江县的一位曾经是赵兴龙的生意伙伴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为了借贷,各方循环担保,赵兴龙真实借债量难以统计。

融资

东方金钰每年有金额庞大的黄金交易,其实黄金交易只是赵兴龙的融资手段之一,银行贷款不能直接购买翡翠,但买入黄金之后马上以低于市场价0.5元/克的价格套现,赵兴龙就可以自由支配这部分资金,可以购买翡翠,然后再抵押融资。赵兴龙通过抵押翡翠的方法循环融资。

赵兴龙买翡翠,买的多是原石,行业称为蒙头料。而赵兴龙很少参加缅甸公盘,是因为公盘翡翠都是明料,价格公开透明,而蒙头料很难溯源。

赵兴龙的一位老乡,曾在2013年问赵兴龙,为什么银行愿意借这么多钱,赵兴龙拿着一块玉饰,问他这个值多少钱,他回答说最多400元,赵兴龙说,的确就值400元,“但我给银行说值10万元,银行不能说不值。”

赵兴龙买翡翠非常大胆,一位香港资深翡翠行业从业者称,赵兴龙在行业里很出名,别人不敢买的他敢买。

熟悉赵兴龙的人称,这些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赵兴龙买翡翠的目的,是为了融资。翡翠估值,他很有话语权。

东方金钰一直处于资金饥渴状态,比如东方金钰的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流出,2008-2018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只有2年净流入,其他年份均为流出,累计净流出达58亿元,与此同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累计流出2.86亿元,筹集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为60.3亿元,支付各项税费为5.51亿元,支付财务费用为27.22亿元,累计亏损3.57亿元,2018年一年将之前数年利润一次亏光。

东方金钰一直没有造血能力,全靠筹资支持,东方金钰财务报表靠一系列隐藏的关联交易美化,但财务费用11年来消耗掉27亿元,需要更多融资支撑,否则公司现金流就枯竭。今年一季度,东方金钰亏损1.61亿元,利息费用从去年同期1.7亿元增加到2.09亿元。

公司流动的那些钱,其实是各种融资,通过关联交易转移走的资金,其实质是债权人的借款。

直到2017年年底这种做法再也玩不下去,银行续贷出现问题。去年5月份控股股东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去年6月份,东方金钰由陆金所代销的债券没有如期兑现。

实际上除了2017年,东方金钰多年来的报表都有水分,内部人士称,2018年在债务危机发作之后,还在继续粉饰报表,到去年三季度才放弃。今年一季度,营收从去年同期的17.14亿元,下降到994万元。

收购奥维通信之后股价下跌,带来损失数亿元,此外赵兴龙还要解决很多麻烦,赵兴龙几乎将所掌控的东方金钰股权全部质押。东方金钰2017年采购额突然大增三倍,库存中2017年买的翡翠原石和成品50.55亿元,占翡翠存货88.4亿元的一半还多。

各方逼债后,赵兴龙做了抛弃东方金钰的打算。今年2月,云南兴龙实业申请东方金钰债务重整。按照东方金钰公告的说法,2017年10月31日后,云南兴龙实业借给东方金钰16.49亿元,到今年1月份14.55亿元没有归还,云南兴龙实业免除7.55亿元债务,尚有7.55亿元无法归还,申请债务司法重整。云南兴龙实业一直在借债,是否有钱借给东方金钰是存疑的。

云南兴龙实业倒是由此掌握了主动权,借助债务重整可以来个大清盘。最坏的结果是赵兴龙出局,或许这正是他的希望。

与此同时,棋出多招,意图将东方金钰控股权转让给中国蓝田也是奇特之处。这也间接说明近百亿库存含金量几许。

您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


太兴奋了

有点意思

没啥感觉

搞笑了点

比较无聊

又伤心了


 本栏目最新文章 24小时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