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网
首页 > 基金视点 > 正文

奥康集团跨界疫苗“收获期”将至 核心产品曾涉行贿 康华生物IPO喜忧参半

2020-01-14 07:01:5821世纪经济报道

长生生物狂犬疫苗造假案引发的恐慌还历历在目,同是狂犬疫苗生产商——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IPO的一举一动更是格外引人关注。

据证监会公告,2020年1月16日,康华生物(首发)将上会接受发审会审核。

招股书显示,康华生物是综合性研究、开发、经营一体化的疫苗生产企业,同时为目前国内首家生产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的疫苗企业,此次拟募资9.9亿元并申请在创业板上市。

除了疫苗这一天然带有公众关注度的属性外,康华生物另一受关注点是实控人王振滔的身份。王振滔是国内知名鞋业巨头奥康集团的创始人,旗下已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奥康国际(603001.SH)。

随着康华生物IPO逐渐浮出水面,奥康集团多元化发展的版图亦呈现开来。奥康集团并不是人们印象中单纯的鞋业巨头,其以皮鞋为主业,涉足房产、商贸开发、生物制药、金融投资领域等多个板块。

康华生物冲击上市,是奥康集团生物制药板块飞速发展的一个缩影。但以鞋企身份广为人知的奥康去跨界生物制药领域,难免受到外界质疑,加上隐含在背后的行贿风险,康华生物的IPO注定了喜忧参半。

疫苗盈利能力超过鞋业

康华生物成立于2004年,当时全体股东只有奥康集团、王振滔、林丽琴。从时间线上看,奥康集团的多元化经营早在那时候就开始了。

王振滔并无生物学、医学方面的背景,所以在康华生物早期的技术研发阶段,王振滔“挖”来了蔡勇、周蓉、李声友和陈怀恭四位核心技术骨干。其中,前三人出自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陈怀恭来自兰州生物制品所。公司主要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的技术研发正是依靠了他们。

据媒体早年的报道,作为制鞋企业的奥康一下子跨入没有任何关联的医药行业,业界并不理解,并开玩笑说其利用相同生产线“白天做鞋,晚上做药”。为了避免别人对其做药与做鞋的误解,奥康集团专门起了与奥康名字无关的康华生物作为制药公司的名字。

不得不说,对于进入医药领域,王振滔是有先见之明的,尽管未料到制鞋业会面临当下的困境,但当时确实是为了寻找第二利润增长点。

经过16年的发展,康华生物的营收规模在成倍增长。2016年-2018年,康华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9291.64万元、2.62亿元及5.6亿元,增长率分别为30.74%、181.90%及113.59%。疫苗的毛利也十分可观,康华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90.72%、89.46%及94.44%,毛利率处于较高水平;实现净利润分别为665.79万元、7445.79万元及1.7亿元。

“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爆发之后,长生生物退市并被吊销营业执照,狂犬疫苗的产能是不足的,这使得康华生物这些同类疫苗公司获得了增长机会。”上海一位关注大医疗领域的私募人士指出。

王振滔率先布局医药的眼光在近几年得到了印证。2016年以来,王振滔的皮鞋业务因行业原因步入寒冬。奥康国际的净利润逐年减少。2018年,康华生物带来的盈利已然超过了奥康集团的皮鞋业务。这一年,奥康国际实现营收30.4亿元,几乎是康华生物营收规模的5倍,但归母净利润仅为1.37亿元,比同期康华生物的净利润少了约0.33亿元。

去年王振滔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将两个业务做过直观的对比:“生物制药一个员工的产出,抵得上制鞋企业100个员工的产出,利润率比传统的制鞋业高得多。”

康华生物的发展还引来了知名创投机构盈科资本的投资,目前,平潭盈科持股比例27.47%,泰格盈科持股比例为4.91%。王振滔直接持有康华生物18.37%股权,并通过奥康集团间接控制公司21.44%股权,累计控制康华生物39.81%股权。

行贿风险影响几何

不过,高速增长的业绩背后也有相应的隐患,比如应收账款占比正在逐年走高。报告期各期末,康华生物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7094.27万元、1.05亿元及2.51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5.29%、38.30%及51.67%。

另一方面,康华生物的产品结构相对单一。公司主营业务产品包括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和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前者又是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2018年该产品营收占比高达98.53%。

康华生物坦言,如果公司未来不能成功研发新产品、市场拓展情况不及预期或潜在竞争者成功研制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并实现上市销售,可能存在因产品结构相对不丰富而导致公司盈利水平下降的风险。

而目前国内市场上只有康华生物一家生产销售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但根据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公开数据,已经提交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临床试验申请的企业已多达6家,包括北京民海、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施耐克、智飞龙科马、成大生物以及普康生物。

康华生物在招股书中谈到的首要风险便是竞争风险,其表示,公司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新药证书》已过保护期限,故存在若其他疫苗企业成功研制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并实现上市销售形成的竞争风险。

但在上述风险之外,最受争议的还是一场涉及康华生物核心产品获批的行贿风波。

招股书显示,康华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于2008年6月取得药物临床试验批件,于2012年4月取得新药证书及药品注册批件,而该药品获批注册刚好在康华生物原总裁行贿后不久。

2016年11月,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尹红章,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康华生物行贿一事由此被牵出。记者查阅的相关判决书显示,尹红章于2009年至2012年间,利用职务便利,接受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康华生物的前身)总经理周×甲的请托,为该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周×甲给予的钱款5万元。

尹红章供述:“其于2008年与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周×甲相识,当时周×甲说她公司有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二倍体)项目,希望其能关照,其表示这个技术比较先进,其会推动。2011年下半年其去成都开会时,周×甲约其在其所住酒店大堂见面,并给其一个装有现金5万元的袋子,同时提出希望其关照她公司项目,其表示同意。后经其签字审批,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二倍体)通过了技术评审。”

而时任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正是周蓉。不过,关于该行贿事件,康华生物在招股书中并未提及。招股书提到,周蓉于2017年5月辞任康华生物总经理职务,原因系退休,周蓉退休后继续担任康华生物的顾问。

1月13日,记者就上述产品获批的合法性及是否影响IPO等问题致电康华生物董秘办,但电话未能接通。